新闻动态 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公司新闻
        行业新闻
 
您现在的位置: 上海厚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 > 高速公路成超速罚款道? 罚款入了谁的口袋?  
高速公路成超速罚款道? 罚款入了谁的口袋?
上海厚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  2011-11-23 23:03:51 作者:SystemMaster 来源: 文字大小:[][][]
高速公路上摄像头林立,“电子警察”构成了疏而不漏的监控网。一条高速公路每天开出少则两三百、多则一两千张罚单。按照每张罚单最低额度100元计算,一年罚款数额相当可观。这笔资金的去向,交了罚金的司机不得而知。

  高速公路成了超速罚款道?
  浙江省高速公路2006年共查处各类违法行为124万起,同比增加20%;其中查处超速944880起,对超速50%以上的吊销驾驶证687本,比去年增加1.56倍。其中测速仪抓拍的超速违法行为占纠违总数的75.8%。
  交警分析,驾驶员常常认为,在高速公路上开车,速度肯定要比普通公路快。由于高速公路路况普遍较好,驾驶员在思想上容易产生麻痹大意或是争强好胜心理,对超速行驶后果考虑不足。此外,新开通高速公路通常车流量较少,这为超速行驶创造了条件。
  对此,一些司机有不同的看法。杭州的吴子俊说:“高速路上很多地方限速不合理,或限速标志不清楚,甚至看不见限速提示,也是导致超速被罚的主要原因。”
  吴子俊所在的安装设备公司,前不久突然接到一张“超速50%、罚款2000元”的罚单。上网查询才发现是公司司机驾车路过杭州绕城高速西线68km施工路段时,没有注意到限速40公里/小时的标识牌,跟着前面的车走,时速是60公里。
  吴子俊到杭州绕城交警大队处理窗口交款,发现排队交款的人很多,而且基本是在绕城高速西线68km施工路段超速。因为来交罚款的人太多,窗口每天发60个号子,全部处理完要加班到晚上7时。同一地点那么多的超速处罚,让受罚司机怀疑是否是执法陷阱。
  不少司机反映,“很多执法是暗中的,我们不知道哪个地方有测速仪,测速仪质量是否可靠,为什么违反交通规则也不清楚。”司机们抱怨:“高速公路怎么成了超速罚款专用道?!”
  “执法”的电子眼收到的威慑效果不错,却遭到司机的抵制,有的安装反雷达测速手段“电子狗”,有的用光盘、报纸等遮挡车牌号以躲避监控。
  司机徐勇表示,如果几百个“电子警察”起到的作用仅仅是拍照、扣分、罚款,充其量是增加几百个“编外罚款机”,并造成“以罚代管”的不良执法氛围。
  有网友戏称交警“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”,“古有守株待兔,今有守路逮车”。

  每个高速交警每月须纠违70起?
  记者查阅相关文件发现:每个浙江省高速交警“每月上路执勤时间必须达到160小时,每人每月纠违70起,其中重点违法行为必须占到40%。”“每台移动测速仪每月必须查获2000起违法行为”。
  “这是否存在高速交警罚款与创收利益挂钩?”针对记者的提问,浙江省公安厅高速公路交警总队政治处主任黄欣建说:“浙江高速交警的罚款不与自身效益挂钩,主要的考核指标是死亡率和事故发生率。”他解释说,提出每台移动测速仪每月必须查获2000起违法行为的规定,是对基本工作量的考核,为了防止移动测速仪购置后不用或用得太少。对交警的工作量规定,是为了保证民警有足够的上路时间,上路管制要有效果,主要针对的是严重违法行为。黄欣建说,规定的工作量并不和工资、奖金挂钩,民警如果没有完成任务,只是会影响评奖评优。
  同时,黄欣建不否认有些实行块状管理或者条块结合的省份,由于地方财政保障不到位、人员编制混乱,罚款收入会和部门利益挂钩。甚至为完成“创收”指标,巧立名目扩大罚款范围、增加处罚金额和次数。

        交通罚款入了谁的口袋?
  目前罚款的收缴是交警开具罚单,车主到银行去交,基本上杜绝了交警个人的乱收费罚款行为。但是,高速交管部门对罚款去向没有给公众透明答复。
  黄欣建明确表示,浙江省高速交警总队实行省级条管体制。所有罚款一概上交财政,工作人员的经费、公用经费和科技投入等资金费用,通过年初的财政预算,经人大批准拨付。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。因此不存在多罚款多创收的事。
  黄欣建说,浙江省高速实行“白天抓超速,晚上抓超载,出入口抓超员,服务区抓疲劳”四项措施,2006年,浙江省高速交警共查处各类违法行为124万起,各项罚款收入为9200万元,这些钱全部上交财政。
  黄欣建说:“我们的各项经费有保障,省财政每年拨款2亿元左右。人员的编制管理很严格,由省编委确定,不能随便招人。”警员原则上在户籍所在地招收和使用,经费管理上,实行单独财务,由财政厅直接保障。

  罚款资金流向呼唤透明
  针对司机反感的“暗中执法”问题,交警部门逐步走向“透明执法”。
  今年2月,江苏公安交管部门出台相关文件。规定固定电子警察测速的,一律在前方设立明显的测速告示牌;使用流动电子警察测速的,一律使用制式警车公开测速。
  虽然执法过程逐渐透明,但执法的罚款去向仍不透明。为了调查高速公路超速罚款背后的问题,全国人大代表吴自祥在今年两会提交了《关于改革全国高速公路超速处罚规定的建议》。
  吴自祥建议,尽快改革全国高速公路超速处罚规定,他说:“我觉得首先要做到限速规定的透明化和外部化,每一个高速路段都要把限速标志放在醒目位置,在事故多发路段,限速值定得低一些,而在事故发生率低的路段,可以适当调高限速值。这样既可以达到限速目的,又可以降低事故发生率。”
  “最关键的是,罚金运用渠道必须合理化并纳入省级财政。”吴自祥呼吁有关部门制定《超速罚金运用管理制度》,使每一个缴费者都可以了解自己缴纳的罚金做什么用,避免由于罚金运用不公开带来的腐败等问题。”
  浙江大学公法与比较法研究所副所长金伟峰说,现代政府理应是信息开放的透明政府,民众对政府行为及其握有的信息享有知情权。原则上不涉及国家秘密、个人隐私、行业秘密的信息应该向公众公开,接受社会监督。,


上海厚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  Copyright © 2011-2013
地址:上海市宝山区三泉路1495弄25号102室  电话:021-56700072